首页 >  育儿

入口难·入园难·入院难代表委员求解育儿三大难

    发表时间:2019-12-05

  新华网北京3月8日专电(记者舒静、崔静、马勇)千家万户的父母为了孩子吃什么奶粉而“千思万虑”,为了孩子入幼儿园而想尽“千方百计Ч”,为了给孩子看个好医生而‰“千辛万苦”。全国两会期间,围绕“入口难”“入园难”“‖∠入院难”这三大≧育儿难题,代表委员们呼声切切、期望殷殷。

#   抓“菜篮子”“米袋子”,更要抓“奶瓶子”

  国家在抓“菜篮子&rdquo♂;“米袋子”的同时,能不能也把“奶瓶子”抓起来?8日,在全国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的小组会上,政协委员围绕婴儿奶粉问题展开激烈讨论。

  “奶粉问题大不大?这个问题涉及千家万户,是大市场、大内需、大民生问题!”一向直言的叶小文委员说。

  从大头娃娃到结石宝宝再到早熟婴儿,年轻父母们在乳业之殇下成为&ldqu◥o;惊弓之鸟”,进口奶粉一举占据有利心╥理位置;随着洋奶粉价格的水涨船高,海外代购、网上团购之风劲吹,内地游客前往香港澳门囤货的“怪现状”也“应运而生”。

  叶小文委员说:“三聚氰┎胺事件后,民族企业元气大伤,大家都跑到国外境外去抢奶粉,情何以堪。我建议和呼吁,下决心集中力量解决奶粉问题。”他认为,≌让千家万户的孩子敢吃奶粉,首先要控制奶源、集中生产;其次要&完善检验标准和方式,三是要三令五申、严格执法。

  近几年两会上,李铀委员也曾就食品安全问题多次提出提案,建议改变食品安全分段监管模式,在农产品输出地实行准出制度。今年,他又针对如何改革监管机制再次建言。

  &ldquo〢;食品安全目前依然沿用分段监管模式⿻,链条过长、政出多门容易导致职责不清、监管空白或交叉等问题,建υ议从分段监管逐步过渡到集中监管。”李铀委员表示,

卐   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及其办公室的成立,有助于综合协调和资源整合,建议地方各级政府参照这一模式,成立综合协调机构。

  安纯人委员也建议,在更高层面上,调整←多部门各司其职的食品安全监管职能,理顺监管体制,成立统一、高规格的监管部门,组建安全执法监管队伍,实现以一个部门为主的综合性、专业化、成体系的监管模式,由这一部门全过程负责食品质量监管。

  千家万户的“入园券争夺战”

  “由于投入不足,学前教育普遍存在缺校舍、◣缺教师、缺教材的‘三缺’状况。”长期在青海从事教育工作的全国人大代表拜秀花说。

  拜秀花介绍,青海省目前有幼儿园460余所,其中专任教师仅有2000多名。学前三年、两年⿷、一۩年毛入园率分别只有42%、56%和¤β62%。青海农村牧区县城基本没有标准规范的学前教育场所,乡及乡以下基本没有条件开展学前教育。

  “学前教育尤其是农村牧区学前教育发展滞后,学前教育发展总体水平不高,城乡之间、地区之间发展不平衡,这已经成为我→国教育发展中的一块短板。”拜秀花说。

  她告诉记者,在青海省会ц西宁市,每年春秋入学季,为了进入优秀幼儿园,有一定社会关系的年轻父母都会上₪큐演一场“入园券争夺战”。而对于更多年轻父母而言,能顺利将孩子送进幼儿园已经谢天谢地,哪还顾得上“挑肥拣瘦”。

  拜秀花认为,国家应把学前教育列入国家义务教育保障范畴,各级地方政府应切实把发展学前教育作为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内容,纳※入城镇和新农村新牧区建设规划,按照公益性和普惠性的原则,加快普及学前教育,建立覆盖城乡、布局合理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

◤   庞丽娟代表认为,入园〓难多年没有得到很好解决,有经济方面的因素,但最≒主要是缺乏法律、尤其是全国性法律法规的有力保▒障。她建议,全国人大和※国务院有关部门高度重视学前教育立法,加快立法进程,争取尽快制定出台学前教育法。

  目前,江苏、北京、青岛、广州、上海等省市已先后制定实施《学前教育条例》,山东等省市也即将完成学前教育∞立法工作,为全国性的立法提供了重要的经验与参考。

  “不改变现状,谁愿意做儿科医生?”

  “再苦不能苦孩子”,但在卫生服务领域,儿童医疗正陷入尴尬苦境—&mΨdash;优质儿童医疗资源匮乏,综合性医院儿科渐渐萎缩,儿童药物严重不足,儿科医生正逐渐撤离岗位。据统计,2009年北京儿童医院和首都儿研所门急诊人数占Θ全市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儿科就诊〆量的46.5%。

  “医院的哪个科室赚钱就发展,哪个科室不赚钱就萎缩。如果不改变这一大背景,谁愿意做儿科医生呢,做外科医生不是很好吗?”李铀委员直言,如果医院院长要更多考虑如何给几千人发工资,医Π生开处方时想的更多的是工资,医院的公益☏性就无法体现。

  “孩子关系到国家未来、民族希望,儿童医院建设更应纳入各级财政,重点扶持,完善补偿机制,而不是完全推∏向市场。”李铀说。《2011年公立医院改革试点工作安排》日前发布,明确了五项改革重点任务。对此李铀表示,内部运营机制的改革内容较多,但更应明确政府与公立医疗机构的关系。

  李铀表示,首先要进行系统的卫生规划,摸清医疗资源情况,明确在现有医疗资源中如→何体现政府主导、各方▅▆参与。其次,更要加强基层医疗机构的建设,其中包括城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农村乡镇卫生院。“老百姓如果不愿意选▓择基层医院,看病贵、看病δ难的问题就很难解决。”

  长期从事基层临床医疗工作的娘毛先代表对此感触颇深。她说,医疗卫生资源总量小、分布极不平衡、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半径大、能力弱是西部省区的一个共同特点,青海的情况尤其突出。к青海省有六个民族自治州,州府距离省会西宁都在300公里以上。农牧民群众特别是农村牧区儿童到省城去求医看病,动辄要奔波上千公里,看病成本数倍于内地。而对医务人员来说,平均服务面积达90平方公里,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3倍,日常的儿童防疫、接种工╪作压力巨大。

  她认为,缓解西部孩子特别是农村牧区儿童的求医难,国家要下大力气建设省级综合医院为中心、覆盖全省县级医疗机构的远程医学协同服务诊疗系统及医学教育平台,同时还要从健全保障制度着手,加快推进乡村医务人员Е队伍的建设。

  “要尽快加强建设,提高基层医疗机构的质量和水平。政府要对设施设备、人才队伍Ъ建︹︺︻设给予更多专注,把常见病和多发病在基层控制住,同时,各个城市∏之间要相互配合和协调,形成立体网络,这样改革才能逐渐走上正轨。”李铀委员说。